長時間待在步調快的城市,發現時間顯得越來越難熬。這幾天
反覆地發燒、咳嗽,即使假日還是會收到需要立即排除狀況的
通知,仍然無法阻擋想回家喘息的念頭。




拖著一直感冒的身軀,搭上返家的客運,陷入沉重的頭昏狀態
。記得離開台北已是週六的午後,距離上次回家應有兩個月的
時間。這期間工作、生活、感情處於心力交瘁的狀態,心底老
早就想逃回宜蘭躲上一陣子,但身軀仍在這晝夜忙碌的台北繼
續待著,走進房間彷彿感受到多年前的寂靜。桌燈光影間,僅
能選擇樂觀面對,暫時不去理會已知的現實,哪怕認清了一切
也就宣告結束。

這陣子,考試糾紛後續的處理一來一往的爭執,對於結果並沒
有太大的幫助,只能在保密的狀態下持續進行。最終,只在某
種怪異的平衡下妥協,這其中不免嗅到一絲的威脅意味,而我
只能試著視若無睹。讓我逐漸明白,就算手中握有極大的勝算
,當籌碼不在身上時,很可能只有被擺道的份。是的,體驗人
生的厚黑學,正處於現在進行式。





一出雪山隧道,即刻看見熟悉故鄉的光影,或許是颱風即將到
來的關係,山邊的雲朵與夕陽光線交錯著,在昏迷之際,播了
通電話,請老妹幫我將宜蘭的夕陽拍下。那最美的夕陽,是這
陣子看到最棒的景色,即使那樣的影像只停留在腦海裡。回到
家立刻翻出唯一能拍照的即可拍,隨手拍下了這天我在宜蘭的
生活,一個不帶煩惱的城市。





離開台北前,有個場景曾在夢裡出現過,而相同的對話卻出現
在真實的生活狀態。從小我常夢見現實生活中一定會發生的事
,只是那大多是不好的夢境。在那個尷尬的瞬間,感覺度過了
一陣漫長的時間,最後以勉強結尾。自己也開始明白,有些事
是不該再勉強下去的,這樣的疲倦看來會持續蔓延。就算心底
明白了許多道理,還是沒有勇氣就這麼放下,回到宜蘭的這晚
,不知是感冒的關係還是怎麼了,翻來覆去直到清晨才入睡,
腦裡出現的卻是那尷尬的瞬間,以及發現事實後的低迷。





這次回家,停留不到二十四小時,就馬不停蹄的回到了台北,
大多的時間都在發呆,意識是絕對地清楚,身體卻不由自主的
軟弱了起來。安靜,是這次回家的狀態,只是,腦裡認清的現
狀,讓我顯得更加疲憊、難過,多期望那樣的情緒,是感冒症
狀所導致,可惜..不是。

踏上台北的路程,仍在猶豫著....


                         Paul

pa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丫頭
  • 你的情緒不是因為感冒~~
    應該也不會是因為工作~~或考試~~
    該不會是因為...
    =.=" 不知道我心裡想的對不對~~
  • 疲倦,有天..一定會恢復健康的!

    我這麼相信著!^^v

    paul 於 2008/08/08 01:18 回覆